94年患癌姑娘最后朋友圈:“江山給你們,朕玩夠了,拜拜”。

文章來源: 百度貼吧 于2019-08-17 23:13:52發布 新聞轉自各大新聞媒體,新聞內容并不代表本網立場!如有侵權請聯系管理員刪除!

 

在生命最后一條朋友圈里,那個94年出生的姑娘寫道:

 

“江山給你們,朕玩夠了,拜拜”。

 

 
她叫吳思,一個很可愛的名字。
 
她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2019年的夏天,但在那25年的人生旅程里,她卻帶給了我們最溫柔的感動。

 
 
她說:“一路遇到的都是很好的人....我想盡可能記下我所有的感謝。

 

2018年9月,吳思被確診為子宮癌

 

此后她便開始斷斷續續在網上寫日記,不曾吐槽抱怨什么,只想記下收獲的所有溫暖和感動:

 

在各地的全班同學每人錄了一句鼓勵的話,剪成一個長視頻放在iPad里送給她;

經常吐槽她的室友,忙科研忙得不可開交,卻親手縫了平安袋,去寺廟拜了佛祖寄過來給她;

管床小學妹拔管動作特別輕柔生怕弄疼了她;

公司領導、同事輪番看她,帶來各種禮物逗她開心

.......

 

“很多時候在你不知道的地方,有很多人在默默地為你做著很多你不知道的事。

 

 

 
室友為她求的平安符

 

在她的日記里,對于那些難受的過程,從來都只是云淡風輕的帶過,更多的是從傷痛中依然傳達點點滴滴的有趣和美好。
 

 

《花田半畝》的作者田維在書里寫:

 

“萬物美好,我在中央”

 

我想用來形容吳思同樣恰當不過。

 

 

打完藥之后惡心過了兩天就消失了,又成了吃貨~我包的餃子~

 

做完CT回來,路過學校操場......夕陽無限好,只是熱死寶寶了。

 
 
剛剛可能是被胸疼痛醒的......我尋思著既然醒了,就去搞碗土豆粉子去,馬無夜草不肥,人無夜宵不快樂嘛.......

 

同事對我太好了,每人給了我個專屬紅包。

 

今天結果出來了,腫瘤君喜提雙肺、肚子、屁股多地新房N座!我就說我屁股咋時不時的疼一下,果然不是我lu多了~~

 

我夜里躺著用吸管喝奶,嘴角奶漬沒擦干凈,然后又喝果汁,嘴角又多了果汁漬,于是第二天舔舔嘴角,我就得到了一小塊果味奶酪

 

晚上鉆進被窩后:
我:腿,你看你今天白天都不是太疼,晚上一休息肯定會更不疼的對不對,咱們好好睡它一大覺好不好?
腿:行......吧
腿:不行,我還是有點微微的疼
我:一點點而已,來我給你調整個最得勁的姿勢。放松放松,平靜平靜,忘記這回事,過會兒就沒有感覺了......
腿:好,我試試
腿:真的哎,不疼了
我:很好,開始入睡吧
我:【陷入迷迷糊糊】
腿:等等,這個姿勢久了有點累,我可不可以換個姿勢?
我:嗯準了
腿:一,二,三,啊——扭到了,好疼!
我:嘶——
........
我&腿:來,我們重新開始.......

 

 

如此年輕卻面對如此殘酷的命運。

 

有網友詢問她:會覺得不公平嗎?
 
她平靜地回答:有同學正碩士畢業,外人看只看見光鮮亮麗,但其實壓力大到爆,反而生病這種能被同情,他們說都沒地去說~就是說沒有人活著是容易的,能被人理解的苦難已經比不被理解的好很多了。所以審視下自己人生已經很滿意了~

 

迎接所有安排,而無所怨恨和悲戚,從容淡定。

這樣的生命,驕傲而尊貴。

 

 

——

她說:“我既然走上了醫學這條路,這條路就一定有我該做的事。

 

 

吳思曾是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檢驗系的一名學生,畢業后也成為了一名醫務工作者。

 
她有過抑郁癥,經歷過很長一段情緒糟糕的時期,慢慢走出來后越發想通過自己的經歷去幫助更多的人,因此還自學考了心理咨詢師的證書,希望未來可以成為一名心理醫生。
 

“這個世界永遠都有人在為更好的明天努力,把成果代代相傳累積下去。”

 

“我既然走上了醫學這條路,這條路上就一定有我該做的事,要做的事,這便是我對我的職業的情懷。”

 

 

只是病魔沒有給她機會。

 

但對于醫生這條路,她從來未曾后悔,也因為學醫,她比旁人更懂得醫生這個職業,對于生命的敬畏。
 
他們在死亡的荊棘叢里拼盡全力,為病人殺出一條血路,醫生是人不是神,他們也無法保證每一次搶救都能成功。

 

當生命在他們面前流逝時,他們的無力感、心痛感,甚至不比病人的親人們少,“只是職業要求不能沉湎于自己的情緒里,還有更多還活著的患者有很多事等著醫生去做。要那種對死亡的情懷,只能被轉化成救治下一個人的經驗教訓。

 
在治療的過程中,對于每一個醫生,對于每一次治療,吳思的內心都始終抱著感謝的態度,她所感受到的所有溫柔都被她牢牢記在心上。

 

 

早在大學上第一次解剖課時,聽著老師感嘆用于醫用解剖的遺體捐獻來源匱乏時,吳思就想過遺體捐獻,她希望死后也可以為鐘愛的醫學事業盡一點力。
 
2016年,她遞交了器官捐獻表

 

在患病后不久,她就主動聯系了母校湘雅醫學院填寫遺體捐獻志愿表,甚至在病重時,在遺囑的第一條里,她再次跟母親強調了遺體捐贈的事情。
 

縱然萬般不舍,但這是女兒的心愿,母親含著淚同意了:“她能夠給別人帶來光明,這都是好事,是大愛的事情”。

 

 

——

她說:“江山給你們,朕玩夠了,拜拜。

 

吳思的日記停留在7月1號,還不忘和網友打趣:
 

 
那個時候她玩手機的力氣已經快沒有了,想著要和一直陪她走過最后一程的網友提前道個別。而在她最后一條朋友圈里,同樣寫著的是告別:“江山給你們,朕玩夠了,拜拜。
 

2019年7月5日,吳思永遠的閉上了雙眼。

 

多么希望真的只是這江山人間她玩夠了,要去其他地方玩耍了。

 

根據生前遺愿,家人捐獻了她的眼角膜,兩個孩子因為吳思的眼角膜從黑暗中得以窺見光明

 

而她的遺體則捐獻給了母校湘雅醫學院,成為一名“大體老師”——她將成為未來某一屆學弟學妹們第一個手術的“患者”,也是他們的老師,讓那些即將走向醫學道路的少年,感受救死扶傷的深刻內涵,感覺醫生二字真正的意義。

 

 

 

在日記里,吳思曾分享了《一片葉子落下來》里的一段話:

 

如果我們反正是要掉落、死亡,那為什么還要來這里呢?

是為了太陽和月亮,是為了大家一起的快樂時光,是為了樹蔭、老人和小孩子,是為了秋天的色彩,是為了四季,這些還不夠嗎
 

 

“固然悲劇具有永恒的價值,歡樂也并非因不能永恒而不具分量。”
 
我的生命即使它不長,也不該用它來悲傷。
 

生命里人來人往,別忘記,有個叫吳思的女孩,她曾來過。



掃描上面二維碼在移動端打開閱讀

  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第一|国产成 人 综合 亚洲|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第一